戲客Seeker / 待分類 / 這樣的蔣勤勤,從沒見過

分享

   

【4pxtrackpackage】這樣的蔣勤勤,從沒見過

2021-01-13  戲客Seeker
《迷霧追蹤》的導演餘慶接受採訪時,直言“蔣勤勤嚴重被低估”。


然而在網絡上,有小部分對主演和角色的質疑聲出現。


角色人設不討喜,復出的第一部作品有點變啞炮的意思,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1

 真的沒有演技嗎?
以“古裝第一美女”著稱的蔣勤勤,其實在演技上也保持着出色的水準,是經得起觀眾考驗的。即便早期瓊瑤劇光環的籠罩,讓觀眾注意到她的美貌,但她的演技還是得到了大家的認可,她飾演的很多角色也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即便有“古裝第一美女”這麼高的評價,但是蔣勤勤卻並不喜歡被人誇漂亮。在她看來,如果一直被人關注外貌,就一定是她的演技出了問題。於是她開始轉型,挑戰更有深度的人物。

《半生緣》中的顧曼璐是她在轉型路上挑戰的第一個角色,她有野心、有私心,為了利益不惜出賣自己的親生妹妹,但最終還是以悲劇收場。

在接受採訪時蔣勤勤曾説。《半生緣》找她出演温柔動人的顧曼楨,她不接,執意要演狠辣的舞女顧曼璐。

在劇組的時間時,蔣勤勤把自己鎖在酒店的房間裏,反覆地看梅豔芳版本的電影《半生緣》和張愛玲的原著。她在等待自己走進顧曼璐的角色,擔心一出門后角色就散了。

劇中,顧曼璐任由丈夫強暴親妹妹,手裏夾着一支煙,冷冷地看着窗外,絕美而恐怖。

蔣勤勤顛覆形象表演,成功地擺脱了觀眾對她“瓊瑤女郎”身份的刻板印象,顧曼璐的癲狂可悲可憐,被她演繹得極其動人。

到了《喬家大院》她飾演的陸玉菡,讓導演們發現了蔣勤勤身上更多的可能性。那年蔣勤勤已經30歲了,正是人生的一個轉折期。


此時的她在外形上已經褪去了剛出道時的青澀稚嫩,臉部的輪廓顯得更加硬朗,這也為角色性格上的堅強隱忍增加了一些外化表現。

劇中陸玉菡是個十分精明幹練的女性角色。本來是因為利益關係嫁到喬家,以為這場婚姻註定要以悲劇收場,但丈夫喬致庸卻慢慢喜歡上了陸玉菡,而她也成為了他的賢內助。

最終憑藉《喬家大院》中的表演,她一舉拿下飛天金鷹雙料視後。


再到《一個勺子》中蔣勤勤由女神變村婦,臉上兩坨高原紅,操着一口方言,將一位土包子農村女人演繹得活靈活現,同以往的女神形象大相徑庭。


電影中蔣勤勤出演單純的村婦金枝子,不再被“美人”的形象禁錮,反而更容易找到突破,至於“瓊瑤女郎”的刻板印象早已不復存在。

不拼顏值拼演技更是引起了大家的廣泛討論,稱其是“影后級表演”。


導演曹盾找她演《海上牧雲記》裏的皇后南枯明儀正是看中了她身上的韌勁。“南枯家族都屬於那種骨子裏頭特別硬的人,強悍,堅持自己……這和勤勤很像。”

《海上牧雲記》中她一改往日的柔美和温婉,顯得強勢又瘋癲成了為愛痴狂的狠厲女人,證明了即使不靠顏,也能抓住人心。因為她飾演的南枯明儀本就是個“容顏老去”的失意人。


劇中有句台詞是:“老不老去,又有什麼關係,容顏又有什麼意義?我在你身邊,在你面前,你都看不見我,不是嗎?”


這場戲層層遞進,蔣勤勤將南枯明儀的,哀怨、對愛的渴望、對權利的追逐演繹得絲絲入扣。

類似這樣的爆發戲劇中大概有數場,可怖的笑聲都有多個層次。那個角色收穫了很高的評價,一名網友將她的一場戲拆解開,發現她在不到5分鐘的戲份裏進行了6次不同的情緒轉換。被媒體人評價在劇中的表演:“已經演出了莎翁戲劇般的華麗。”

2

 新角色為什麼慘遭吐槽?

再説回到蔣勤勤這次新戲《迷霧追蹤》中的表演,為什麼被大家吐槽?


首先是人設的問題,蔣勤勤在劇中飾演的林雨虹是名刑警隊長,這樣的人物無論在生活中還是銀幕上都非常少見,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觀眾對,懸疑劇中以男性為主題的固有認知。


林雨虹在出現危機的時候,總會出現一匹白馬的幻覺,那是她父親失蹤的事情對她內心造成了一定的陰影,所以在劇中也有説到去看心理醫生。類似PDSD的應激障礙,林雨虹不是普通意義上的那樣的警察形象,導演在對這個人物設置之前,是有設定的。所以在她前期會有很多觀眾看起來不理解她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會有那樣反應的地方。

另外,整部劇的風格偏寫實,和生活,林雨虹作為主角卻沒有“主角光環”,甚至是性格上有瑕疵,不討喜。

比如開篇第一場戲,就是林雨虹臉上帶着血去跟前夫爭奪兒子的撫養權。聽着前夫一句句聲淚控訴,林雨虹雷打不動。堅決不同意兒子跟爸爸一起去上海生活。


林雨虹雖然在工作上能力很強,卻在處理家庭關係時非常笨拙,導致與丈夫和兒子的關係越走越遠,並不是一個工作生活都能平衡好的完美人物,沒有太多撫養兒子的時間和能力,也讓兒子與她的關係淡漠,雖然她對孩子有愧疚,但她依然在死扛不放,不能與丈夫妥協,僅憑藉母親的本能希望離孩子別離她太遠。讓人想到了職業女性的尷尬與無奈。


緊接着林雨虹回到工作中,她咄咄逼人的架勢,固然有着刑警隊長強硬的作風,但那種幾乎不近人情的辦事風格也讓人有些瞠目。


於是,從林雨虹的設定來看,她既不是一個完美的警察,也不是一個完美的媽媽。所以也會將對角色的意見,引申到對演員的印象中。

其次是蔣勤勤這次採用電影式的演法,一改以往外放型表演方式,變得更細膩內斂,很多台詞、細節等地方處理都很生活化。

導演餘慶在採訪中也曾透露,《迷霧追蹤》是部文藝片,他透露蔣勤勤也是第一次扮演警察,“第一天我們拍了一場吃飯戲,她就在那聊起一案子,隨意提了幾句,讓她的一個下屬沒事回家照顧一下老婆什麼的,一邊吃飯一邊説得很隨意,也不看人,就那種成熟,是很電影的一種表達方式,完全是我需要的”。


而以往電視劇由於成本等原因,會趕工,不會NG太多次,拍完一個鏡頭趕緊趕下一個,沒有太多時間去精雕細琢,所以對演員和導演來説,最穩妥的辦法就是稍微過度一點的表演,迅速把戲做足,也就是説電視劇的演法更趨向於“表達”,就是把所有內容一股腦都倒給觀眾看。


另外,原本電視劇的製作更注重於其連續性播放的特點,在故事情節上能夠充分展開,容易讓觀眾覺得電視劇看起來淺顯易懂。

而電影時間短,需要對故事進行濃縮和提煉,在台詞、畫面、表現力上都要追求一種藝術的極致。而電影的演法更趨向於“表現”,只揀精華,把更深層的東西給觀眾看。


還有這裏,林雨虹因工作上的滿腔委屈和不甘,只能用做飯來發泄,導演並沒有給蔣勤勤太多的面部表情,而是將鏡頭給到了蔣勤勤的切菜手部和準備做飯的背影上,來傳遞人物的情緒。

所以當觀眾習慣了,電視劇的演法,也就不太適應蔣勤勤這次的改變,甚至沒有get到一些小細節。而這種細膩真實極富電影質感的表達正是導演迫切需要的。

另外就是剪輯的問題,我們都知道在後期剪輯工作中,通過剪輯是可以改變演員表演,達到削弱或強化人物效果的。關鍵在於對素材的選擇,在於對不同表演及調度的取捨。也正因如此,對同一內容、同一演員表演的鏡頭,不同的剪輯點產生不同的效果。


大家吐槽林雨虹能力差反應遲鈍,在關鍵時刻總在沉思。其實仔細看會發現導演用三個機位來拍她的反應鏡頭,習慣了強情節快節奏的劇的觀眾因此覺得節奏慢,觀眾少了緊張感,又替林雨虹着急。


像這一集中,發現了嫌疑人的車子,由於鏡頭語言給出的暗示讓,觀眾處於上帝視角,先於林雨虹一步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然後,此時林雨虹才在離開案發地的路上察覺有人調整過車的座椅。


剪輯上林雨虹的反應落後於觀眾的反應,就會讓觀眾覺得林雨虹反應慢。

再比如第二集裏嫌疑人瀕死,趙偉喊救護車這裏。


林雨虹敏鋭地看出嫌疑人的情況並不能搶救過來,於是説了一句“不用了”。


而蔣勤勤此前見到屍體的反應卻沒有給足,突然説了一句:不用了。讓觀眾沒能理解導演的用意,從而無法理解林雨虹。

影視劇中的一些鏡頭,節奏,和場景轉換,是剪輯拼接出來的,導演在素材選擇上的取捨與剪輯的微小差別,就會產生不一樣的效果,這也是觀眾為什麼覺得蔣勤勤的表演不連貫,由於剪輯,導致劇中這些劇情沒交代清楚,從而影響演員的表演。


正如導演所説,蔣勤勤是“一個非常被低估的演員,非常被低估”。本週《迷霧追蹤》也將收官,豆瓣評分從6.9也一路上漲到7.2,或許更能説明好的作品總會發光,好的演員也是如此。

PS:嚴禁私自轉載!轉載或者合作,請聯繫作者
xkxike@qq.com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