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乎 / 待分類 / 李煜一場夢後作了一首詩,千古流傳,也因...

分享

   

【4pxtrackpackage】李煜一場夢後作了一首詩,千古流傳,也因此喪命,他做了什麼夢?

2021-01-13  寫乎

    作者:墨念

    李煜,是五代十國時期南唐的最後一位國君,開寶八年,宋軍攻破南唐都城後,他被俘至汴京。按説他命不該死,大宋天子非但不治罪於他,反而還加封於他。可是,過慣驕奢淫逸生活的李煜,怎麼能耐住小樓裏的孤單寂寞呢?

    忽然七夕前夜,李煜做了一場夢,夢醒後就作了一首詩,這首詩被傳到宋太宗的耳朵裏,一氣之下就賞賜他一瓶御酒,結果一睡千年到如今。

    人們不禁愕然,李煜那天夜裏到底做了一場什麼夢呢?

    一、清香更何用,猶發去年枝

    李煜治理國家是個外行,沒有一點政治抱負,但是作為文人,他開一代詞風,被譽為“千古第一詞帝”。用王國維的話説:“後主之詞,真所謂以血書者也。”

    有一次,李煜在瑤光殿之西看到一株梅花盛開在冰天雪地裏,睹物思人,他一下子想起這株老梅是自己曾經和心愛的大周后一起種下的。可是,眼前雪梅依舊在,美人已經駕鶴仙遊了。於是急忙回到書房,提筆寫下:“失卻煙花主,東君不自如。清香更何用,猶發去年枝。”如今這花的主人已經走了,春神卻全然不知,仍然在去年的老枝上散發着淡淡的清香,還有什麼用呢?由此可見,他對大周后的思念之情是多麼深厚!

    大周后(公元936年——965年),原名周娥皇,一個單字薔,是南唐司徒周宗的長女,通音律善彈琴,知書達理,生得絕色美姿,世人皆知。十九歲時入宮為妃,深得李煜的恩寵。公元961年,李煜繼位,周薔被封為國後,後人稱之為大周后。

    江南自古多美女,周家偏生薔薇花。大周后雖然美豔如花,但是身子骨不健壯,像極了林黛玉的前身,也是生性多疑,體弱多病。眼見大周后的病情日益嚴重,黃鼠狼偏咬病鴨子,她四歲的兒子又不幸夭折。這一下打擊太大了,她一病不起。於是李煜每天都要親自到病榻前探視病情,親自喂藥,每一次都要親口嘗試藥的冷熱。有時候,李煜在病榻前一呆就是好幾天,完全忘了朝政。

    聽説自己的親姐姐病重,作為孃家人的親妹妹不免要去探望。這位小妹妹一踏進皇家大院,就再也逃不出李煜的温柔鄉了。據《南唐書》記載:“後主昭惠周後,通書史,善歌舞,尤工鳳蕭琵琶......”且不説小妹妹人有多美,單是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時代,她能通書史,善歌舞,還精通各種樂器就足夠讓人垂涎三尺了。

    這位天資聰穎的小妹妹名曰周薇,一入姐姐門,就摘走了李煜的心,讓他一刻也不得安寧,甚至夜不能寐,偷偷躲着大周后暗暗哼唱:“小薇啊,你可知道我有多愛你......”

    世間的邂逅,最怕郎有心妹有意。終於有一天晚上,在花前月下,李煜和周薇幽會了,私通了。李煜倒在小美人的懷裏也就算了,他偏偏又是一位多情的種,沒有武略只有文才,治國不行,作詞那叫一個“絕”。他千不該萬不該把那晚的美好寫成豔詞:“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寫就寫了吧,文人一高興總會把美麗的小情人,美好的小確幸流露筆端,寫進詩章,可是,事有湊巧,躺在病牀上的大周后讀罷那首《菩薩蠻》,一下確信了妹妹和李煜的私通之事,病情愈加嚴重,沒幾日,她就離開了人世。那一年,大周后三十而立,而妹妹周薇剛剛十五歲,黃花正年少。

    二、銅簧韻脆鏘寒竹,新聲慢奏移纖玉

    每年七夕節前夜,李煜必看一位大額頭高鼻樑眼睛深凹的外國姑娘跳舞,這位另類的小美女真名實姓無從考究,由於凹眼睛是她的最大特點,所以人們習慣稱她為窅(眼睛深凹之意)娘。

    大家知道,南朝是一個非常混亂的年代,連年戰爭,百姓很苦。窅娘的母親原是西域人,為了躲避戰亂就隨西域的商人一同來到富甲一方的江南水鄉,爾後就嫁到當地的一户鄉坤為妻,後來就生下窅娘這位混血兒,十分漂亮。由於回紇族是一個能歌善舞的民族,所以窅娘自小就有舞蹈天賦。十六歲時,皇家星探們發現了窅娘的美麗別具一格,而且舞姿更加優美,就把她挖掘到皇家歌舞團,聘為宮廷舞姬。

    窅娘為了能得到李煜的寵愛,自己獨創了《金蓮舞》,為了舞姿更加接近小荷才露尖尖角,她狠下一條心,將一雙玉足用白絲帛緊緊裹住,其形如月牙狀,更似蓮花瓣,小巧玲瓏,十分誘人。李煜看到這位天才的舞蹈家喜不自勝,急命手下官吏們在澄心堂專為窅娘打造了一個高六米的純金蓮花台。八瓣蓮花,工藝考究,造型優美,氣勢恢宏。

    又是一年七夕節,恰逢又是李煜的生日,為了助興,盛裝的窅娘若凌波仙子款步輕移蓮花台。隨着舞樂響起,只見煙霧朦朧處,蓮花瓣緩緩綻放,花蕊中的窅娘身柔如燕,舞姿搖曳。李煜看到她時而激情四射,時而魔幻翩躚,大為感嘆,不由得驚呼:“我的美人啊,我的窅娘!銅簧韻脆鏘寒竹,新聲慢奏移纖玉。眼色暗相鈎,秋波橫欲流。”那一夜,窅娘成了王的女人,那一年,窅娘剛滿十六歲,正是春花吐蕊時。

    從此,窅娘的美,窅娘的三寸金蓮席捲華夏大地,流行了近千年之久。美了美了,醉了醉了,為了博得君王一笑,害苦了多少女同胞!所以,人各有志,各有各的美,女士們,今後千萬別再跟風!可是,從那一晚開始,每年的七夕節,窅娘的金蓮舞都成了整場晚會的壓軸戲。

    如痴如醉的好光景不過十年,窅娘只能是一位舞娘,最多算是後宮三千佳麗中的其中一位,李煜同她只是偶爾一歡,終究沒有給她什麼更高的名分,當然,窅娘能得到君王的一次寵幸就已經足夠了,她也從來沒有追求過什麼名分,只是默默地愛着她自己心中的王!

    公元975年,宋軍十萬人馬攻下南唐首府,眼看後主成為階下囚被俘大宋,再也無法與心愛之人長相廝守了,窅娘隻身從金蓮台上縱身一躍,為愛殉情,享年二十有六,正是青春吐芳華。

    三、臉慢笑盈盈,相看無限情

    大周后離世的第三年,李煜終於迎娶嬌豔欲滴的周薇為妻,立為正宮,史稱“小周後”。

    其實,李煜只是被小周後的美貌所打動,也許是他與周家有不解之緣,他與小周後的結合絕對是一個錯誤。因為世間最美好的愛情是遇到那個知你酸甜苦辣,懂你悲歡離合的人,小周後懂嗎?可惜那位風流成性的後主也只懂文學藝術卻不懂夫妻之道,治國之法。而那位出身名門的周家二小姐嫁給末代君王李煜更是錯上加錯,她只顧用美貌傾倒閲美無數的主子,卻不能得到成長的愛情,因為女人的幸福,是可以保有自我的,而不是男人手中的玩物,讓他玩美喪志,況且她嫁的這個男人恰恰是一國之君,理應脅持夫君修身,治國,齊天下,而不是讓他早早地成為他國之囚徒,受盡凌辱。

    據《清異錄》記載:“小周後容貌清麗,惹人憐愛,李後主對她寵愛有加。”你們看,後主為了撩她一笑,就在皇宮大院裏,用金絲的紅羅幔裝飾窗户和牆壁,還用寶石和玉器鑲嵌其間,用玳瑁作釘子。這麼奢侈不説,還認為宮廷不夠風尚典雅,於是就在各處廣種梅花,花中修亭,供二人休憩娛樂。從此,這位不思朝政的一國之君,竟然把作詞譜曲作為頭等大事。而那位從小就嬌生慣養的小周後又偏偏有潔癖,本來就很乾淨的後宮,她偏要從遙遠的南越運來名貴的檀香木,晝夜焚燒,用以驅逐晦氣。不僅如此,她還有一個更大的癖好,就是每逢夜幕降臨,善在紅粉絲帳內焚香,煙霧繚繞,香氣撲鼻,命雅號為“帳中香”。有一日午後小周後躺在帳中,似仙非仙,美輪美奐。李煜偷偷看她,撥開帳簾,卻驚醒了柔情蜜意的紅粉佳人,這真是滿目的江山多嬌,滿眼的風光無限啊!於是脱口而出:“蓬萊院閉天台女,畫堂晝寢人無語。.....臉慢笑盈盈,相看無限情。”

    據《南唐書·後主書》記載:“(李煜)唯以好生富民為務,常羣臣和於朝,不欲聞人過,章疏有糾謫稍訐者,皆寢不報。”他多麼希望君臣一團和氣,國人都安居樂業,千萬別出什麼亂子,可是自古至今,國與國之間,人與人之間何時有過太平?公元974年夏天,宋軍終於飛過長江天塹,直逼金陵城下,一切的一切皆成了宋軍的戰利品,包括李煜和小周後。成了戰俘的李煜被趙匡胤冊封為“違命侯”,哎呀,這哪裏是冊封,分明是在侮辱他就是一位不聽話的亡國之囚徒。最最可憐的當是那位楚楚動人的小周後,到了汴京,如羊入虎口,成了宋太宗老兒的獵物。

    公元976年寒冬時節,趙匡胤與其弟把酒言歡,突然暴病身亡,其弟趙光義這名嫌疑犯卻登上了皇帝的寶座。他繼續加封李煜為“隴西郡公”,小周後為“鄭國夫人”。什麼鄭國夫人,從此,小周後的命運更加悽慘。據宋人王銍《默記》所述:“小周後隨命婦入宮,每一入輒數日,而出必大泣,罵後主,聲聞於外,後主多婉轉避之。”這段話我是真的不好意思再直白了,你們自己去尋思吧。

    四、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受盡霸凌的小周後一去數日未回,眼看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李煜孤身一人獨居東樓一隅,氣那老賊為何半月之久還不放小周後回來。李煜躺在牀上輾轉反側,孤枕難眠。即使小周後回來又能怎樣呢?還不是蓬頭垢面倒在自己的懷中捶胸頓足,泣不成聲!自己眼看心愛之人被蹂躪,心如刀絞,又無能為力,更沒有寧為玉碎的匹夫之勇,只能裝聾作啞,苟且偷生,真是生不如死啊!他雙眼望着天花板,企盼出現奇蹟,萬一哪天昏君趙光義把小周後玩夠了,玩膩了,放她一馬,甚至讓他們夫妻倆回到江南,過上平民百姓的日子,豈不美哉妙哉!這樣想着想着,李煜不知什麼時候睡着了。他像一個熟睡的孩子,時而笑,時而哭,不時發出夢囈之聲。

    天明瞭,七夕節到了,李煜還在睡夢中回味無窮。一夜東風吹過,天氣漸冷,那位才華橫溢的大周后今夜又來與他攜琴共吟;那位風華絕代的小周後又在對鏡貼花黃,他在為她畫眉描脣;那位舞步生蓮的窅娘時時讓他醉透心房......他不願睜開雙眼,心中默唸着碧湖纖柳下的江南小鎮,宛如憂傷的地平線,泊滿了他傾情一生的凝望,卻依然回首蒼茫。他更多的是恨,恨自己不能卧薪嚐膽,驅車南下直取金陵,收復河山;恨自己不能立馬橫刀,所向披靡,驅宋軍於千里之外;恨自己不會巧借東風,草船借箭......李煜眼未睜開,早已淚流成河。誰也説不清他的淚水是為江山還是為紅顏,也或者是一夜夢的香甜。

    憶往昔,今日美女如雲。可是到中午時分,他唯一的小周後還沒有回來。李煜推開房門,仍不見佳人蹤跡,於是轉身回屋,百感交集,提筆寫下:“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整篇五句話56個字,一氣呵成,卻勝似一部中篇小説,成為流芳百世的千古名篇。

    如今再讀“小樓昨夜又東風”,別有一番滋味上心頭。古往今來,多少文人墨客皆把此句話理解為“小樓昨夜又一次春風吹拂,春花又將怒放。”鄙人以為此解有誤,明顯那時是七夕節,時值夏末秋初,哪來的春風吹拂?既然是在盼春風,那也只能是春夢一場。根據這首詞的上下文聯繫,詞人既然想到家國情懷,那又怎麼不能夢到昔日身邊最寵幸過的美人呢?夢到在金陵房檐下那些萬人爭頌的風流韻事呢?

    李煜,這位多情又多才的亡國之君,放下手中之筆時,終於等來了哭成淚人的小周後,只是往日的粉面桃花如今早已滿臉泥巴,當年“手提金縷鞋”,如今雙手系褲腰。李煜見狀,萬箭穿心,他拿起墨跡未乾的詞作,想化作片片雪花,哪知小周後一下撲到他的懷中,奪下《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不問來由,譜曲彈唱。淒涼婉轉的歌聲飛出小樓,鑽進趙光義的耳朵裏,他被震怒了,龍顏一橫:“原以為只是一個作詞的廢物,沒想到還想光復南唐,竟敢在我的眼皮底下大唱反動歌曲!來人哪,今天是李煜的生日,快把朕賞賜的一瓶御酒送給他!”就在那晚,淚眼汪汪的李煜,一位天底下最窩囊的君王,在牽機藥(毒酒)的作用下,面目猙獰地倒在驚恐萬狀的小周後懷中。可憐的一代詞宗,因為一場夢,一闕詞,結束了愛恨情仇的一生。

    《宋史.列傳.南唐李氏》有文曰:“(太平興國)三年七月,卒。年四十二。廢朝三日,贈太師,追贈吳王。”

    【4pxtrackpackage】馬獻武,筆名墨念,曾在各級各類紙媒及網絡平台發表文字過千萬。樂在山水間尋一縷人間煙火,不與羣芳爭俏意,不與塵世論高低!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