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十數據新媒體 / 待分類 / 全球石油秩序變遷:從高油價到負油價,石...

分享

   

【4pxtrackpackage】全球石油秩序變遷:從高油價到負油價,石油時代吹響終結號角?

2021-01-09  金十數據...
    距離“上一次”負油價已經過去261天,
    下一次會是什麼時候?
    長期以來,作為“工業的血液”,石油在人類社會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21世紀初,在石油價格依然高企之際,和擔憂淡水資源不夠用一樣,人們也曾對石油資源被耗盡的問題感到擔憂。
    時過境遷,如今人類仍擔憂着淡水資源被用盡,但是卻不再糾結石油資源夠不夠用的問題。相反,在2020年4月份見證了“負油價”歷史之後,人們問的問題變成了:石油時代何時終結?
    WTI原油走勢 | 圖源交易俠
    事實上,從高油價跌到負油價的背後,真正改變的是全球石油秩序。
    那麼,是什麼讓石油變得越來越不值錢了?

    <1>

    從高油價到負油價

    全球經歷了什麼

    1917年,美國汽車公司福特第一次出售批量生產的廉價汽車起,石油的命運迎來了重要“轉折”。
    那一年,美國能源消費中,煤炭的佔比接近80%,然而在不到20年的時間裏,這一比重就降至40%。40年內,石油已經取代煤炭成為全球主要能源,煤炭在美國的消費比重則進一步跌至20%左右。
    不過,一直到1973年中東國家發起石油禁運,導致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之後,全球才真正意識到石油的重要性。
    經歷了70年代高油價的打擊之後,美歐等工業國的經濟活動已經大幅放緩。雖然痛定思痛的美國自此走上了探索能源獨立的道路,但是在美國真正“破局”之前,國際油價仍常年維持在高位
    70年來油價波動極大 | 圖源網絡
    那麼,從高油價到負油價,過去這些年裏石油究竟經歷了什麼?
    第一,美國“頁岩革命”加大市場競爭。
    21世紀初,美國“頁岩革命”,成為石油命運的又一轉折點。美國在開發頁岩氣時意外獲得了大量頁岩油後,油價就開始脱離歐佩克(石油輸出國組織)的掌控了。
    數據顯示,到2018年美國頁岩油產量已經達到650萬桶/天,在該國原油總產量中佔比已經高達59%。
    在頁岩油產量大爆發之際,美國不僅開始擺脱對外能源依賴,而且還開始成為全球能源秩序中新的“一極”。
    產量與價格關係圖 | 圖源美聯儲
    到2018年底美國宣佈實現能源獨立之後,沙特領導的歐佩克開始發現自己處於這樣一種困境中:
     · 如果其通過減產提高石油價格,那麼美國頁岩油業將因為有利可圖而提高開採量,從而侵吞其在全球的市場份額
     · 如果其降低石油價格,那麼美國石油產量雖然會減少,但是歐佩克成員國的收入也將因此而減少
    這也從側面折射出問題的本質:石油價格不再是歐佩克+的“一言堂”了。
    隨着全球石油供應增加,美國從石油進口國變成出口國,市場的競爭加劇,油價下降開始成為必然。
    第二,新能源汽車的崛起。
    100年前,機動車取代馬車後,石油在世界上的地位大幅提高,石油價格也隨之開始節節攀升。
    如今,新能源汽車開始取代燃油車,則可能已經吹響石油時代終結的“號角”
    IMF此前的研究報告顯示,在2017年全球的石油消費中,汽車消耗的石油佔比高達45%。也就是説,一旦新能源汽車取代目前的燃油車,那麼全球的石油需求很可能會迎來“腰斬”。
    目前,全球已有不少國家或地區將禁售燃油車提上日程。
    其中挪威計劃於2025年禁售,英國、日本、以色列、荷蘭的阿姆斯特丹、美國加州、加拿大魁北克、韓國首爾、法國和西班牙等國家或地區則計劃在2030年到2040年禁售。
    電動車會完全取代燃油車嗎 | 圖源彭博網
    可想而知,在未來20年內,全球對燃油車的需求將會大幅下降,而作為其互補品的石油,消費量自然也將迎來暴跌。一面是需求下降,一面是供應上漲,石油價格下跌似乎將成為定局。
    第三,可再生能源的衝擊。
    作為石油等燃料的替代品,可再生能源領域發展加速,也對石油的前景帶來了不小的挑戰。數據顯示,在過去10年中,可再生能源領域的研發支出已經增長了10%至131億美元(約合856億元人民幣)。
    《2019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趨勢》報告顯示,隨着研發投入的增加,過去10年太陽能光伏成本降低了81%,陸上風電降低46%,而海上風電則降低了44%。在這一背景下,各國通過可再生能源發電的能力也已經提高了一倍以上
    2019年初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IRENA)發佈的數據顯示,如今,可再生能源已經佔據全球發電能力的三分之一了。
    可再生能源正飛速發展 | 圖源網絡
    對於石油來説更為致命的是,過去幾年中市場一直在倡導ESG投資(即投資決策時考慮環境、社會和治理等問題的投資理念),這將有助於提高可再生能源的競爭力。
    因此,雖然去年4月份的“負油價”只是特例,但是在新能源汽車和可再生能源的不斷擠壓下,未來石油的“生存空間”無疑將變得越來越狹窄

    <2>

    遭遇多重挑戰

    石油時代還能走多遠

    “油老大”沙特的前石油部長Sheikh Zaki Yamani曾説過:“石器時代並非因為石頭匱乏而終結,石油時代的終結同樣也不會是由石油短缺造成的。”
    現在回過頭來看看這句話,讓人不得不佩服Yamani的高瞻遠矚。
    從目前的形勢來看,石油時代的終結確實越來越不可能是由石油短缺造成的。如石器時代終結一樣,科技的進步才是終結石油時代的根本原因
    那麼,面對供應增加、需求減少的前景,石油時代還能走多遠呢?
    對於這個問題,早在2017年IMF就曾在報告中指出,無論可再生能源和電動汽車的發展速度能否達到預期,未來20年這2大領域的發展,勢必將大量擠出石油的需求。
    如果各國對氣候變化的關切加劇,那麼石油時代的“終結”速度可能還會變得更為迅速。
    另外,該報告還認為,如果燃料電池、氫能發電、乘車共享和自動駕駛等新技術發展加速,那麼石油時代“終結”也有望加快來臨。
    歐佩克組織 | 圖源子圖網
    換言之,各國對氣候問題的關切程度,以及相關替代產品的發展速度,決定了石油時代“終結”的速度。
    正因如此,IMF才表示,石油時代的終結已經不是會不會的問題了,而只是時間問題。
    不過,在見證了“負油價”之後,分析師們顯然比IMF悲觀得多。據《環球時報》報道,近期有很多分析認為,新冠疫情已經成為終結石油時代的最後一塊“瘋狂的石頭”。
    英國石油公司(BP)表示,石油消費可能已經回不到疫情前的水平了。
    分析師們會產生這種悲觀的看法,其實無可厚非。
    隨着新能源汽車和可再生能源的出現,石油已經從“唯一”成為“其中之一”,要重回“黃金時代”幾乎已經不太可能了。
    沙特阿拉伯王儲 | 圖源金十數據
    而對於石油時代最大的受益者——石油出口國來説,石油時代可能真的離“終結”不遠了。
    數據顯示,2012年中東北非等地的石油出口國,僅石油收入就達到了1萬億美元,但是受到油價下降、全球需求減少等因素的影響,2019年已經降至5750億美元,幾近“腰斬”。
    預測數據顯示,在2020年這個特殊的年份裏,中東北非石油出口國的石油收入很可能將降至3000億美元。對於這些國家來説,只靠賣石油就能過上好日子的時光,可能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參考過往文章:每天靠石油賺16億!沙特王儲:我不想再賣油了 | 含視頻
    沙特收入結構極其失衡

    圖源 | 牛津經濟研究院&哈沃分析

    要想繼續維持其原有的生活水平,這些國家只能通過經濟轉型來實現。
    IMF今年早些時候發佈的報告就指出了這一點,該組織認為,如果海灣國家不採取果斷的經濟改革,那麼到2034年這些國家的石油財富很可能會被耗盡。
    IMF表示,未來10多年將是海灣國家實現轉型的關鍵時期。
    目前,沙特、阿聯酋和阿曼等國已經開始走上經濟轉型的道路。然而,要想真正擺脱對石油出口的依賴,這些國家仍任重道遠。


    往 期 回 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