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星光 / 待分類 / 中國痛失巨星!這位“科研瘋子”的迴歸,...

分享

   

【4pxtrackpackage】中國痛失巨星!這位“科研瘋子”的迴歸,讓外國航母艦隊後退,世界感到震驚!

2021-01-08  華人星光

    華人星光(ID:hrxg2020)原創內容

    作者:華人星光

    轉載請聯繫後台授權

    他,

    本是國際上被仰望的傳奇人物,

    可名聲顯赫時,

    他卻拋棄國外一切突然回到中國。

    讓世界科研界感到震驚,

    外媒報道:“他的回國,

    讓某國當年的航母演習整個艦隊,

    足足後退100海里。”

    他曾用短短5年,

    為我國“巡天探地潛海”,

    趕上本該20年才能追上的國外差距;

    他對科研有“瘋魔”般的執着,

    這種執着耗盡了他的生命,

    他是累死的......

    1月8日,又是寒冷徹骨的一天,

    在這個冰冷的日子裏,

    我們永遠失去了他。

    他叫,黃大年。

    1958年8月28日,

    黃大年出生在廣西壯族自治區,

    一個知識分子家庭。

    高中畢業後,

    他來到廣西第六地質隊工作,

    在這裏他第一次接觸到航空地球物理,

    那無可抑制的科研熱情,

    就在此刻清晰而明確地生根發芽。

    恢復高考後,

    黃大考入了長春地質學院,

    在這裏,他以優異成績,

    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

    當時學校每年會評一批三好學生,

    在這批三好學生中,

    還要評出有且僅有一名的三好標兵,

    黃大年,年年佔據着這唯一的名額。

    黃大年在長春地質學院大門前的留影(資料照片)。新華社

    碩士畢業那年,

    黃大年給同學的臨別贈言中,

    寫下了九個字:

    “振興中華,乃我輩之責!”

    做一朵奔騰的小小浪花,

    呼嘯着加入為祖國獻身的滾滾洪流中,

    這樣的志向,

    盪滌心扉而豪情萬丈。

    1992年,碩士畢業,

    已經是學校副教授的黃大年,

    得到了全國僅有的,

    30個公派出國名額中的一個,

    被選送至英國利茲大學攻讀博士。

    出國那天,很多老同學來送行,

    黃大年使勁揮着手,大聲説:

    “等着我,

    我一定會把國外的先進技術帶回來!”

    在英國,黃大年以排名第一的成績,

    獲得利茲大學地球物理學博士學位。

    為了掌握世界最前沿的技術,

    他加入了英國劍橋ARKeX地球物理公司。

    幾年間,

    他帶領一支包括外國院士在內的,

    300人“高配”團隊,

    實現了對地穿透式精確探測的技術突破。

    這項技術對於陸地和海洋探測而言,

    尖端而敏感,

    是當今世界各國科技競爭,

    乃至戰略部署至關重要的制高點。

    憑此卓越成就,

    黃大年成為地球物理公司研發部主任,

    更是世界地球物理領域,

    被仰望、被追趕的傳奇人物。

    在2004年,

    美國有一項極為重要的技術攻關,

    要在1000多米的大洋深處,

    進行“重力梯度儀”,

    而黃大年,

    是參與這次行動的唯一一位中國科學家,

    若不是他的聲望和實力,

    美國方面,

    斷然不會讓中國參與其中。

    黃大年教授(左二)帶隊出國科技考察

    在英國奮鬥的18個寒暑彈指而過,

    黃大年已經是國際,

    首屈一指的地球物理專家,

    擁有高薪和別墅,

    妻子還在倫敦開了兩家診所,

    女兒在英國上大學,

    一家人生活優裕、事業驕人。

    可他的心裏,總有一處空落落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他為此從英國“落荒而逃”......

    黃大年一家

    2008年,中國開始引進海外人才,

    黃大年當即決定,

    用最短的時間辭職,馬上動身回國。

    這是一個相當艱難的決定,

    妻子的診所已經小有名氣,

    這一走,她將失去清晰美好的人生;

    而黃大年在英國,

    有18年的人脈,有先進的實驗室,

    有大好的事業,

    這一走,必將前程盡失。

    黃大年説:“我會放棄這一切。”

    他賣掉了所有的房產,

    診所也賣了,剩下的大堆藥品,

    全都凌亂地堆在地下車庫。

    在2009年國外歡度平安夜的時候,

    他帶着妻子,

    把來不及賣掉的車丟在了停車場,

    匆匆登上了回中國的飛機。

    他説:“來不及收拾的都不要了,

    什麼都不管了,必須立刻走,

    看起來像是一場落荒而逃。”

    國外學界為他離開英國的舉動,

    而感到震驚和不可思議,

    這看起來就像,

    明明可以在繁華大城市出人頭地,

    卻非要回到貧瘠的農村揮灑汗滴。

    而外媒這樣報道:“因黃大年的回國,

    某國航母艦隊後退了足足100海里。”

    無論如何議論,

    這一切都再與黃大年無關。

    回國後,

    黃大年出任吉林大學全職教授、

    博士生導師。

    沒多久,

    科技部相關人士聞名找來,

    當時國內地球勘探項目缺一個領軍人物,

    他們希望黃大年可以主持,

    但這個上億元的項目,

    分不到黃大年一分錢…… 

    黃大年的回答痛快而簡短,

    “沒問題。”

    三個字,讓對方愣了很久,

    他們本以為這位回國的“洋教授”,

    會談談職稱之類的條件,

    或者再爭取一下報酬。

    然而黃大年一天都沒有等,

    他當天就向吉林大學打報告,

    創設移動平台探測技術中心,

    正式成為“深部探測關鍵儀器研製項目”負責人。

    這個項目對中國來説,

    是迫切需要攻克的尖端技術,

    可以稱作高級“CT機”,

    只不過透視的不是人體,

    而是我們腳下的大地和浩渺的海洋。

    只要這項技術能夠實現,

    那麼我們不光能探測到地下幾公里,

    鎖定地質災害的發生,

      還可以用於探測海底的潛艇,

    用於我們國防軍事的保護。

    早在上世紀90年代,

    美英等國已使用這項技術,

    進行軍事防禦和資源勘探,

    其重要戰略作用不言而喻,

    而我們,整整落後了國外20年。

    從接受攻關任務這一天起,

    同事們眼中,黃大年“瘋魔”了。

    他把時間用到了極致,

    幹起工作來就不要命。

    他在吉林大學地質宮的一天,

    通常是這樣度過的:

    早起冷水洗臉以儘快清醒,

    早飯隨便對付兩口麪包,

    再灌一大杯黑咖啡,

    轉頭就埋在小山似的資料中。

    中午吃飯,他盯着電腦喊一聲:

    “給我帶兩個烤玉米。”

    烤玉米3元一個,

    黃大年吃這個只需要一隻手拿着啃,

    另外一隻手可以繼續翻閲資料。

    有時沒有賣烤玉米的,

    他就從書包裏掏出兩片皺巴巴的麪包。

    按照管理制度,

    地質宮每晚11點清樓鎖門,

    但黃大年幾乎沒有準時離開過。

    他要麼在凌晨才走,

    要麼就乾脆留下,

    辦公室裏他準備了一牀棉被,

    一張蹬不開腿的舊沙發,

    就是他蜷縮睡覺的“牀”。

    在他的作息時間裏,

    清楚地寫着每晚兩三點睡,

    沒有周末,

    好的時候一天休息五個小時,

    時間緊張了就只能休息3個小時。

    就連出差他都不放過一分一秒,

    總是一身疲憊趕半夜的航班,

    好為白天的工作留出時間。

    時間卡得這樣緊,

    曾經負責接送黃大年的司機劉國秋説:

    “一開始我真不願意拉他,

    因為他總是坐後半夜的航班回來,

    我比他年輕,我體力上都受不了。”

    然而,無論出差回來有多晚,

    第二天,黃大年又會精力充沛地,

    準時出現在辦公室裏。

    吉林大學原校領導韓曉峯説:

    “就是永遠停不下來這種狀態,

    他的所有時間,

    從睜開眼睛到閉上眼睛,

    甚至是在做夢的時候,

    都在想他科研的工作。”

    這樣周密而緊張的日子,

    黃大年一過,就是整整七年。

    黃大年2016年的日程安排幾乎“密不透風”

    為什麼要這樣拼命?

    黃大年的科研助手説:

    “他太知道中國在航空地球物理領域,

    同世界的差距了,

    他急切地希望,

    中國追趕的腳步可以快一些,

    甚至可以走在世界科技的最前沿!”

    曾經因為一次會議有人遲到,

    憤怒的黃大年當場摔了手機。

    他説:“我在國外的時間太久了,

    我要把這些時間全都補給祖國。

    留給我們追趕的時間並不多,

    我會很急躁,

    無法忍受有人對研究進度隨意拖拉,

    我擔心這樣搞下去,中國會趕不上!”

    黃大年(左二)帶領科研團隊成員研究問題(2010年11月22日攝)。新華社發

    黃大年的事情被傳開,

    人們説他是“科研瘋子”,

    他不在意:“中國要由大國變成強國,

    需要有一批'科研瘋子’,

    這其中能有我,餘願足矣!”

    不瘋魔,不成活,

    就在這種“瘋魔”中,

    我國在這一項目的數據獲取能力和精度,

    得到極大的提升,

    與國際的研發速度至少縮短了10年。

    在黃大年的帶領下,

    7年間創造了多項“中國第一”:

    固定翼無人機航磁探測系統工程,

    樣機研製成功;

    黃大年(左二)和團隊成員在極寒天氣下進行無人機試飛

    萬米大陸科學鑽探專用鑽機,

    “地殼一號”投入應用;

    黃大年在深部探測項目年會上的照片,身旁是他率領團隊研發的“地殼一號”展示模型

    首個國家“深部探測關鍵儀器裝備,

    野外實驗與示範基地”順利建成;

    超高精密機械和電子技術、

    納米和微電機技術、

    高温和低温超導原理技術等等,

    全部攻克瓶頸,

    突破了國外的重重封鎖!


    黃大年教授團隊自主設計研製的萬米大陸科學鑽機。

    到了2016年,我國“巡天探地潛海”領域,

    多項技術空白就此填補,

    因為黃大年,我們只用了短短5年,

    走過了西方30年走過的艱難路程,

    我們只用短短5年,

    實現了本該20年才能趕上的國外步伐!

    國際學界發出驚歎:

    中國正式進入“深地時代”!

    因為黃大年,

    全中國人的豪情宏願得到“彎道超車”

    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

    談笑凱歌還!

    黃大年在松遼盆地大陸科學鑽探2號井現場(2014年8月8日攝)。新華社

    清華大學副校長、

    中科院院士施一公説:

    “黃大年,

    他是最赤膽忠心的海歸科學家。” 

    他的生命,一直為中國而澎湃,

    他對科研,“瘋魔”般的執着,

    然而最後,

    便是這種執着耗盡了他的生命......

    其實一切早有預兆,

    他不止一次地昏倒在工作現場,

    腹部時不時的疼痛,更為他敲響警鐘。

    但他不肯停歇,一旦自己停下,

    那麼科研怎麼辦?中國怎麼辦?

    他對大家説自己只是太累了,

    私下裏,

    給自己包裏偷偷裝了速效救心丸,

    可是,情況越來越不妙了。

    2016年6月27日,

    王鬱涵聽到黃大年辦公室,

    傳來一聲沉悶的聲響,

    跑進去看到黃大年倒在了地上,

    醒過來後,黃大年再三囑咐:

    “千萬不要告訴別人,

    “只是通宵工作有點累,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2016年11月底,他在出差的飛機上,

    因為腹部疼痛昏倒兩次,

    救護車呼嘯而來。

    黃大年醒來第一件事,

    是趕緊找自己的筆記本電腦,

    他對醫生交待:

    “我要是不行了,請把我的電腦交給國家,

    裏面的研究資料很重要。”

    同事來了之後,

    “逼”着他做了增強核磁檢查。

    可沒等結果出來,

    黃大年就急匆匆趕到北京開會。

    第二天他剛回來,

    就接到吉林大學第一醫院下的死“命令”:

    哪裏都不許去,住院接受進一步檢查。

    他極不情願地住院了,

    打了一天的吊瓶,手都是腫的,

    學生王泰涵來看他,

    他二話沒説直接從病牀上坐起來,

    喊過學生就開始指導問題。

    黃大年在病房裏給王泰涵講課。

    王泰涵本想着,等老師出了院,

    就把這張照片送給他,

    但黃大年,

    卻永遠也沒有機會看到這張照片了……

    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專家們,

    進一步檢查證實了黃大年的病情:

    膽管癌,

    最擔心的事發生了。

    生命最後的一個月裏,

    黃大年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知識,

    都傳給學生們,

    他在病牀上為學生答疑、

    指導論文、寫推薦信,忙個不停。

    夜深人靜,黃大年終於有時間,

    牽掛起自己身在英國的女兒,

    女兒即將分娩,預產期不足一個月。

    1月2日,黃大年的身體迅速惡化,

    兩天後,他的內臟大出血,

    並出現肝臟衰竭,他失去了意識。

    就在那天,

    他的女兒終於生下了孩子,

    但他沒能看到自己的外孫一眼......

    2017年1月8日,

    歸國7年來嘔心泣血日以繼夜的工作,

    燃盡了他的生命。

    年僅58歲的黃大年,心臟停止了跳動,

    中國失去了一位赤膽忠心的偉大科學家......

    學生們圍在黃大年的身邊,心涼如冰,

    那是長春,最冷最冷的一天......

    黃大年生前,説過這樣一句話:

    “對待科研,我沒有敵人、

    也沒有朋友,只有國家利益。”

    七年一夢,

    他輕輕地來,又輕輕地走,

    卻改變了我們所有人的命運。

    拼命黃郎黃大年,

    傾其畢生所有,點亮信仰之光,

    這是一個時代的記憶,

    一段忠魂的報國熱腸,

    正是因為有像他這樣無私奉獻的人,

    才能一步一步的將中國推上世界的頂端。

    他的滿心赤誠和熱忱,

    已經撒在了這片土地的每一個角落。

    心有大我,志誠報國。

    雖死之日,猶生之年。

    今天,2021年1月8日,

    是黃大年離去4週年的日子,

    讓我們一起向這位深沉的愛國者,

    致敬!緬懷!

    黃大年視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