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哥的視界 / 待分類 / 原創 | 中國:一個偽裝成國家的文明

分享

   

【4pxtrackpackage】原創 | 中國:一個偽裝成國家的文明

2020-12-30  貓哥的視界

    654613圖,閲讀大約需要9分鐘。

    歡迎朋友圈與微信羣轉發,平台轉載請查看主頁“聯繫我們”。

    西方著名學者亨廷頓在《文明的衝突》中有這麼一句話:中國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偽裝成國家的文明。

    這句話我覺得有關描述中國的最有歷史穿透力的觀點。

    1  中央集權制

    在人類歷史上曾經有四大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巴比倫文明、古印度文明與中華文明。為什麼現在前三大文明都消失了,而中華文明卻屹立而不倒?

    原因很簡單,文明需要一個強大的載體才能持續地傳承。只有中華文明才解決了這個載體的問題。

    那麼是誰解決的這個問題?

    千古一帝秦始皇,這是歷史上我最佩服的兩個人之一。(另一個是太祖,他是將中華文明從血海里拯救出來的靈魂人物,還拿着一幅爛牌打出王炸的效果——在工業化窗口期結束之後,硬生生將一個人口最多的農業國家變成一個強大的工業國家)

    秦始皇幹了什麼事,解決了文明傳承的載體問題呢?

    秦始皇開創了農業社會的中央集權模式——包括統一文字,統一度量衡,統一貨幣,統一車轍。這四大貢獻每一項拿出來都可以説幾天幾夜,其中最關鍵的還是統一文字。

    中華民族的核心凝聚力是什麼?是文化。文化的載體是文字。中國疆域廣闊,不同地區的人們口音差別很大,但是不管什麼口音,大家提起筆寫下的都是同樣的文字——

    這就是文化認同有了文化認同才可能建立族羣認同。

    統一度量衡,統一貨幣,統一車轍則可以極大地促進不同地區的商業交流和族羣交流,同時也讓官僚系統可以用統一的標準進行管理——

    這不但極大地降低了國家治理的成本,而且塑造了一個中央集權的雛形。

    在傳統的農業社會,由於生產力不發達,信息傳遞十分落後,一個國家的治理疆域是有上限的——在商周時期,國家治理主要是分封自治的模式——天子封諸侯各管一塊地盤,諸侯再分封士大夫,層層發包,如此類推。

    這種模式最大的問題有兩個:其一,下一級的“包工頭”總想幹掉上一級的“包工頭”導致社會缺乏穩定;其二,無數個“包工頭”各搞一套——從文字到文化,從度量衡到貨幣,子系統太多而且互不兼容。

    戰國7國不同的文字(來源:搜狐網)

    這兩個問題就導致系統內耗的動力遠遠大於系統向外擴張的動力。按照這個模式發展,中華文明早晚與其他三大古文明一樣會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秦始皇開創的這個中央集權模式將系統內耗降到最低,同時大大提高了文明向外擴張的動力。但是那個時代的人卻理解不了中央集權的偉大意義——

    項羽把秦朝滅掉後,還是繼續搞分封承包模式,結果又是處處烽煙;劉邦把項羽幹掉後,覺得功臣分封承包不靠譜,就讓自己一大羣兒子分封承包,結果後來還是七國之亂——

    一羣劉家親戚拿着板磚互相都要拍出腦仁了!最後還是隻能仿秦制搞中央集權,不過後面在這個體系上補上了一塊短板——就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這個很關鍵。農業社會信息交流很落後,這就必須要賦予官員較大的自由裁量權——如何保證不同出身不同背景的官員治理符合一個相對統一的標準呢?從另一個角度,官員在治理時如何確保自己的措施符合上級的要求呢?

    這就必須要官員們有一個統一的三觀——包括人生觀、世界觀與價值觀。

    孔子

    日常生活中我們一般都有這樣的經歷,就是三觀一致的人在一起交流非常愉快,對於很多問題都能達成一致的意見,而三觀不同的人在一起交流就非常痛苦——

    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這個知己其實就是三觀一致的朋友。

    對於一個龐大帝國的治理更需要整個官僚系統的三觀一致,你想想如果不同官員信奉不同的思想——

    你信儒家,下級信法家,上司又信墨家,那什麼事也別幹了,官僚系統內部就要吵翻天了。

    這種官僚系統的內耗會極大地提高國家的治理成本——比如,美國兩黨制就是一個典型的反面教材。

    獨尊儒術完成了這個讓官僚系統統一三觀的過程。

    請記住一個簡單的真理——搞學術可以百花齊放,國家治理必須凝聚共識。

    後來隋代又搞了科舉就是用儒家思想來統一考核公務員,就這樣一個農業社會中央集權模式就徹底系統化了。

    在教育水平很低的農業社會,絕大部分文盲的農民是沒啥見識的,主流輿論還是被讀過書的知識分子所控制。

    當中華土地上所有讀書人都只讀孔孟思想的書,提筆寫下的都是同樣的文字,國家公務員考核都是在同樣的四書五經出題,這樣國家的文化凝聚力是非常驚人的。

    不管是大漠孤煙直的西北,還是魚米之鄉的江南,所有的讀書人都認為自己屬於同一個國家,同一個族羣,有同文同種的認同,這個國家不管歷經怎樣的戰亂,統一都是人心所向,都是大勢所趨。

    你看看,中央集權制從一開始就是歷史的選擇,是實驗了無數次地方自治都失敗後的必然選擇。

    搞多黨制的戰國已經被歷史潮流所淘汰,搞一黨制(儒家文化)中央集權的國家反而傳承了幾千年而不衰。

    中央集權的國家是中華文明最好的載體,國家越強大,文明越燦爛——看看中國的版圖,從黃河流域巴掌大的國家發展到東亞地區一個巨大的帝國,這得益於中央集權國家強大的凝聚力以及燦爛的文化輸出——

    所謂萬國來朝很大程度上就是四方蠻夷心慕中華文化。所以,承載偉大中華文明的國家,總是充滿一種內生性的張力。

    2012年基辛格寫了一本書,叫做《論中國》,在書中基辛格認為近代史中國的衰落只是歷史上的一個短暫的意外,並非常態。常態是這個有5000年中華文明加持的國家在絕大多數時間裏都站在世界之巔。

    中國,不是常規意義上的一個國家,而是一個偽裝成國家的文明!

    2  中華文化凝聚力

    在人類歷史上西方也曾經出現過強大的中央帝國,包括羅馬帝國、波斯帝國、馬其頓帝國、拜占庭帝國、奧斯曼帝國,這些赫赫有名的帝國在歷史的長河中不過曇花一現。

    即使是一度佔領全球3000萬平方公里廣闊疆域的日不落大英帝國,後來也分崩離析。

    縱觀這些西方帝國的興衰史,有一個很清晰的軌跡——一旦帝國擴張成本超過擴張收益,整個帝國迅速就陷入內卷化危機,直到分崩離析。

    不但分崩離析,而且分裂後的碎片化疆域也各自立國,其子民對於再度統一,恢復過去帝國的榮光也毫無興趣。

    比如現在歐洲一大半白人都是羅馬帝國的後裔,但是如果你今天去問問他們是否有恢復羅馬帝國的想法,歐洲人會認為你是瘋子!

    整個歐洲的國家文化,基本以血緣關係為紐帶,再擴展一點也就是以宗教信仰為紐帶,這就是歐洲的現狀,基本還停留在我們春秋戰國那個時代。

    整個歐洲既沒有文化的凝聚力,更談不上統一的族羣認同。在歐洲歷史上,分裂是常態,統一是非常態,不管是拿破崙還是希特勒短暫統一歐洲之後都不被各國人民認同,他們都認為自己只是受到另一個強大帝國的侵略而佔據了他們的家園。

    曾經佔領小半個地球的日不落大英帝國,分崩離析之後不管是印度、巴基斯坦還是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沒有一個國家人民懷念大英帝國,甚至連英格蘭家門口的愛爾蘭也不依不饒地鬧獨立。

    更有趣的是,不管是愛爾蘭人還是英格蘭人都相互看不順眼,愛爾蘭人認為英格蘭一直在殘酷地剝削自己,而英格蘭人認為愛爾蘭人又懶又笨。

    所以,最後愛爾蘭從英國分裂出去,獨立建國,直到現在雙方都沒有半點再次統一的興趣。

    這種現象在中國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

    雖然中國不同地區因為地域、文化的差異多少存在這樣那樣的矛盾,但是沒有人會有分裂獨立的念頭,在中國人看來,不管是地處天南地北只要是黃皮膚黑眼睛説着普通話寫着同樣的漢字——我們就是打斷骨頭連着筋的兄弟,是血脈相連的同胞!

    有這樣文化凝聚力,才有中國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傳統。

    汶川大地震,全國各地的志願者們籌集物資駕着汽車拼命向四川彙集,無數人自發排隊為四川獻血,全國各地為汶川祈福的人羣成千上萬;

    武漢封城,無數醫護人員踴躍報名支援武漢,志願者拉着醫療物資不顧危險向武漢衝,天文數字的捐款從四面八方流向武漢;

    倫敦封城,歐洲國家第一時間切斷與英國聯繫,沒有醫療隊,沒有志願者,沒有捐款,英國瞬間就變成一個世界的孤兒。

    這就是一個普通國家與一個偽裝成國家的文明本質的區別。

    從近代史開始,西方列強一直希望肢解中國,讓中國如同西方歷史上那些強大的中央帝國一樣分崩離析。

    所以,清代覆滅之後,西方列強在中國各地扶持了大大小小的軍閥,讓中國陷入長期混戰。

    (來源:騰訊網)

    在西方列強看來,只要讓中央政府威望下降,一個龐大的帝國分裂是很容易的事情,一個分裂混亂的中國就永遠無法挑戰西方列強的霸權。

    但是1949年之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色革命奇蹟地將這個國家再次凝聚成一個整體,中華文明再次找到承載文明最好的國家載體,在文明的加持下,這個國家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崛起。

    在這個崛起的過程中,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直心心念念希望肢解分裂中國,為此還不遺餘力地扶持疆獨、藏獨、台獨、港獨等各種牛鬼蛇神,然而這些努力在中國強大的文化凝聚力面前如同一個螳臂當車的笑話。

    西方人不能理解中國人為什麼如此執着於統一,在他們看來,維持一個龐大國家的治理成本實在太高了,他們永遠也不知道,一個有文明加持的國家擁有怎樣恐怖的組織與動員能力。

    3  組織與動員能力

    中西方文化有一個最大的區別就是面對災難的態度。

    西方神話故事中遇到洪水就是造諾亞方舟去逃難,而在中國則是派出大禹治水。

    這種態度的差異代表着中國人面對天災時更具有一種戰天鬥地的精神,而支撐這種精神的基礎就是中華文明超強的文化凝聚力帶來的超強的組織能力。很多在西方人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對於我們只是小兒科。

    在今年應對新冠疫情期間,中國人創造了一個在10天就建設完成一座大型傳染病醫院的奇蹟。

    那麼,大家知道這個奇蹟背後是什麼嗎?

    有網友整理出了一份“火神山不完全手冊”,原作者微博@偶腳得偶還可以搶救一下,這些引用一下——

    “首先,你需要一個緊急命令:指揮7500名建設者和近千台機械設備,“十天,建成一所可容納1000張牀位的救命醫院”。

    緊接着你需要北京中元國際工程設計研究院在78分鐘內,將17年前小湯山醫院的設計和施工圖紙全部整理完善完畢。

    你需要中信建築設計院在1小時內召集60名設計人員,24小時內拿出設計方案60個小時內與施工單位協商敲定施工圖紙。你需要武漢航發集團,迅速進場開始場地平整、道路以及排水工程施工。你需要國家電網260多名電力職工不眠不休24小時連續施工。

    你需要華為、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中國鐵塔、中國電子、中國信等前後方企業緊密配合、協同作戰,在36小時迅速完成5G信號覆蓋後,建成與解放軍總醫院的遠程會診系統。

    你需要中石油現場加油車,並徵用中石化知音大道加油站為項目現場提供油品保障,同時提供方便麪、開水,開會場地和臨時廁所。

    你需要三峽集團鄂州電廠全部生產人員駐廠,為武漢用電提供保證。你還得用中國外運送來的食品、中糧集團捐贈的糧油為數千名工人供應一日三餐

    需要在一天之內由湖北中百倉儲聯手阿里巴巴旗下淘鮮達建成一個“無接觸收銀”超市,為工人和醫務工作者便捷、安全的提供生活物資供應。

    房子建好接下來裝修,你需要中建深裝的100名管理人員、500名施工人員,3天內完成室內外地膠鋪設、衞生間和緩衝間地磚鋪設以及200餘間病房的室內裝飾任務。

    專業設備必不可缺,你需要影聯醫療、上海信投、東軟集團的CT設備、濰坊雅士股份的ICU病房和手術室專用醫療空調、上海集成電路行業協會的熱成像芯片上海昕諾飛930套紫外消毒燈、歐普照明的專業照明設備、樂普醫療的2000支電子體温計與700台指夾血氧儀、匯清科技和奧佳華的專業空氣淨化器 、獵户星空的醫療服務機器人;歐亞達家居的物管團隊和牀鋪物資。

    以上所有的物資運輸,都依賴於順豐、中通、申通、韻達、EMS、阿里巴巴物流平台等中國物流巨頭聯合開通的國內及全球綠色通道,免費從海內外各地為武漢運輸救援物資。

    還有很多很多……你想到的,總會有人及時提供;你想不到的,也會有人提供。

    價值20萬元的文件櫃,14家洛陽傢俱企業連夜趕工,發貨後才告訴你“不用買,我們捐。”

    8000斤冬瓜、上海青、香菜,是河南沈丘白集鎮退伍老兵王國輝驅車300公里,在大年三十直接送到工地的。

    1噸“資中血橙”,是並不富裕的四川資中縣水南鎮農民黃成精挑細選發來的。

    400個板凳,是營業不到一年的淘寶店主金辰不忍看到晝夜趕工的工人們席地而坐捐獻的。”

    就這樣中國人實現了10天之內建設火神山醫院的奇蹟,最過分的是,在老外看來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蹟,而我們當時負責火神山項目建設的設計師説了這樣一句話——

    10天建個醫院是中等難度!

    這種超羣的組織動員能力向上可以追溯到秦始皇之後2000多年中央集權的國家實踐,向下可以追溯到1949年之後中國共產黨不但重建了民族自信心與凝聚力,而且通過簡化漢字普及教育讓中國人成為這個世界紀律性最強、組織素養最高、使命感最強的人羣。

    國家使命感與犧牲精神

    新中國前三十年曆史站在這個世界任何一個民族的角度都是不可思議的,那時的中國物資極度匱乏,甚至連食品都嚴重不足。

    但是這個國家卻沒有因此而內卷,沒有戰亂,沒有分崩離析,反而硬生生給後代攢下一個完整的工業體系!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5億國民三年如一日吃糠咽菜卻能保持樂觀向上的精神?

    是因為我們有一個堅定的領導核心——中國共產黨;

    是因為5000年中華文明傳承讓家國情懷與民族復興的使命感成為浸透在每一箇中國人血液裏的基因。

    今年新冠疫情為什麼西方國家同樣也執行了封城封國等措施卻效果不佳?

    除了歐美國家人民自由散漫缺乏自律的原因之外,還有就是他們缺乏一批具有高度使命感以及相當組織素養的基層工作人員來執行封城、居家禁止令的措施。

    張維亞,杭州小江社區一位普通的基層工作人員,在防疫期間將自己的工作制作了一個防疫工作流程圖,這份流程圖將基層複雜的防疫工作梳理得井井有條。

    當我看到這份流程圖的時候,我最驚歎的不是這份圖傳達出一個普通基層工作人員極高的組織素養,而是我們基層工作人員那份使命感極強的家國情懷——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這只是個案嗎?

    不是!

    武漢封城之後全國各地同樣有無數的醫護人員踴躍報名支援疫區,更有千千萬萬不知名的志願者不顧危險也要趕往武漢去救援那裏的同胞;

    這些僅僅是新冠疫情才發生的現象嗎?

    不是!

    中國人的家國情懷與使命感向上可以追溯到幾千年前——

    班超36騎定西域;

    蘇武牧羊十九年持節不屈;

    耿恭十三將士歸玉門;

    張巡死守睢陽;

    岳飛精忠報國,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宗澤臨死也高呼:渡河!渡河!渡河!

    鄧世昌撞向吉野;

    張自忠慨然赴死;

    黃繼光以身軀堵槍眼;

    98年洪水災害前仆後繼跳向大堤缺口的解放軍戰士……

    中國人的犧牲精神就是隨着這個偉大的文明一代代傳承下來的,5000年生生不息。

    中國不是一個普通的國家,它是一個偽裝成國家的文明;

    中國人民也不是一個簡單的民族,它是一個有5000年文明傳承加持的偉大民族;

    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傢俱有中國這樣的文化凝聚力與組織動員能力;

    全世界也沒有任何一個民族具有中華民族那種強烈的家國使命感以及犧牲精神。

    5  偉大的國家與民族

    1993年,俄羅斯總理切爾諾梅爾金、海軍司令格魯莫夫在烏克蘭總理庫奇馬的陪同下來到黑海造船廠,研究把“瓦良格”號航母建造完畢並移交給俄羅斯的可能性。

    這艘航母本來是蘇聯政府撥款建造的,烏克蘭方面要求俄方付出全部造價,即以一條完整的軍艦出售,而不是俄方認為未付的30%。

    廠長馬卡洛夫此時報告道:“'瓦良格’號不可能再完工了……”大家問道:“為了將艦完工,工廠究竟需要什麼?”

    馬卡洛夫回答道:“蘇聯、黨中央、國家計劃委員會、軍事工業委員會和九個國防工業部、600個相關專業、8000家配套廠家、20萬專業人才,總之需要一個偉大的國家才能完成它。”

    馬卡洛夫最後説道,只有偉大的強國才能建造它,但這個強國已不復存在了。

    蘇聯衞國戰爭紀念館

    一個強國才能建造一艘航母,這個世界除了蘇聯還是有一些強國能夠製造航母的——比如美國、英國、法國等等。但是這些國家在面對新冠疫情的衝擊時,卻表現低劣,讓人大跌眼鏡。

    那麼,在沒有疫苗、沒有特效藥、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怎麼才能在一個月內撲滅新冠疫情?

    需要全民動員的勇氣與執行力,如臂使指的國家機器,高度紀律性的人民,相當組織力的基層幹部,無數具備犧牲精神與使命感的黨員與志願者,上萬個肯幹髒活苦活有大局觀的企業,幾百萬名熟練產業工人……

    總而言之,需要一個偉大的國家與一個偉大的民族——

    5000年文明傳承加持的國家與民族!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